风云人物格林斯潘

  • 内容
  • 相关
在华尔街,如果交易员要吓唬啼哭的孩子的话,他不会说“狼来了”,而是“格林斯潘要加息了”。 

格林斯潘总是穿着普通的深色西服,戴一副黑边眼镜,完全是一副老学究的样子,刻薄点讲,就是“精老头”一个。一名美国众议员曾把他形容为“伪装成纯洁的经济学修道士,但实际上崇拜华尔街”的家伙。他讲起话来总是慢条斯理,而且语调没有一点抑扬顿挫,似乎从来没有表现出什么感情色彩。他是个素来不喜走动,低调平稳的人,可是今年,老格林斯潘却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说了很多话,降了三次息。整个世界股市就随着他的喜悲而沉浮。 

事实上,格林斯潘对股市的影响力可以说仅仅是一个副产品,作为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以及其职能行使机构公开市场操作委员会的主席,其决策可以影响到美国整个国民经济乃至全世界经济在今后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发展状况。当然,对于一批 “铁杆自由市场理论”的奉行者来说,他们相信,任何的货币、财政政策,最终都不会对经济的发展产生实质性影响,所以,格林斯潘所选择执行的货币政策并没有对美国的长期经济发展起到实质性的推动或阻挠作用。可是,绝大多数的金融家、商业人员、经济学家相信,美国在过去二十年里所经历的经济增长,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格林斯潘的正确领导。美国的一家媒体在1996年总统大选时公开说道:“笨蛋,谁当总统都无所谓,只要让艾伦当联储主席就行。” 

在格林斯潘看来,任何经济政策的核心只有一个,那就是控制通货膨胀。 

格林斯潘相信,市场价格是对某一经济资源的供需关系的最佳反应。如果通货膨胀发生,也就是物价上涨过快,显示了对这些资源的需求是过大了,也就是产生了泡沫,最终将产生供大于求的情况,而使得经济不得不以一次大的衰退来进行调整。而他的任务,就是通过对货币供应量的调节,通过对货币资源的控制,使得各种资源的供需能够始终保持基本平衡,使经济能够平稳、持续发展,而避免大的波动。 

对格林斯潘来说最佳的货币政策应该是保持适当的通胀,但同时保证不会产生过度的泡沫。因此,在过去二十多年里,他所做的就像是一名忙碌的调音师,当弦刚刚显得太紧的时候,赶忙松一点;当弦刚刚显得太松的时候,再去紧一下,不过琴弦始终保持最佳的音调。不管其批评者如何指责,但有一点却是不得不承认的,那就是在过去几年中,美国所经历的这种持续的高增长、低通胀、低失业率的情况,是历史上所没有的,说他是天才也好,说他是运气好也好,正是这份成绩单,使得格林斯潘受到了广泛的赞扬与尊重。 

但是,正如一些老于世故的人所说,如果你克尽职责的时候,没有人会注意到你,只有当问题出现的时候,人人才会想起你。 

直到今年下半年,格林斯潘才以美国经济在全球性经济衰退中不能独善其身为理由,开始连续几次降息。格林斯潘的批评者认为他的反应已经太慢,如果他能早日降低利率的话,金融危机也许就不会发展到今天的地步。更有一部分经济学家相信,在过去二年中,美联储过紧地控制美元的供应量,使得新兴市场对美元的需求成本过高,直接造成了亚洲金融危机。 

而今年下半年格林斯潘另一备受瞩目的行动就是促成了对对冲基金和长期资本基金的拯救方案。由于一直以来对冲基金是促成亚洲金融危机的直接原因,因此亚洲金融界对监管对冲基金的呼声很高。但格林斯潘一直认为监管对冲基金不现实,而且没有必要。但长期资本基金的垮台对这个观点是一个明显的冲击,尽管格林斯潘相信控制对冲基金并不现实,而且最终可能弊大于利,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对此必须深入研究,商业银行、投资银行的风险控制私利有重新审查的必要。 

对格林斯潘来说,1998年是其有重要转折意义的一年。从一心只盯住国内通胀率到因为考虑国际形势而采取预防措施,这在过去也许是不可想象的。因为当格林斯潘决定降息时,尽管亚洲经济是处于自由落体状态,但美国经济尚未显示任何放缓的态势。在这种情况下降息,对1998年以前的格林斯潘来说是致命的大忌。同样地,动用政府的力量,来挽救一个因投资决策而蒙受损失的私有投资基金,表面来看,也是违背市场经济最基本的优胜劣汰的规律的。(注: 网络资讯@子浪整理)


本文标签: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温馨Q浪漫》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本文链接:风云人物格林斯潘 - http://20921314.com/gpds/13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00:00 / 00:00
顺序播放